贵阳电脑网 > 办公设备 > 人体内的细菌药剂师

人体内的细菌药剂师

[导读]:下次吃药时,想象一下,可能不是:只有,你在吃药,而最先吸收的那位也可能不,是你。我们很多人!都知道胃肠道里充满了细菌,多数时候它们与我们和平共处,帮我们分解食物、...

下次吃药时,想象一下,可能不是:只有,你在“吃药”,而最先吸收的那位也可能不,是你。我们很多人!都知道胃肠道里充满了细菌,多数时候它们与我们和平共处,帮我们分解食物、合成维生素、抵抗病菌、传递化学信号到脑部和免疫系统。但是,随着;一个名字拗口的研究领域。(药物、微生物组学)的兴起,科学家发现,体内的这些微型居民还会加工我们吃下的药物,由此引发的结果也有好有坏。

以治疗帕金森病的主流药:物左旋多巴为例。左旋多巴进入脑部“后,会转化为?多巴胺,这是帕金森病患者缺乏的一种神经递质。左旋多巴一般需要与卡比多巴配合使用,因为它可以阻止体内的酶在左旋多巴进入大脑前将其分解。不过,即便使用“卡。比多巴,在不同。的患者”之间,实际抵达大脑的左旋多巴剂量也;存在很大差别。科学家一直不太清楚其中的原因。有证据表明,即便使用卡比多巴,某些肠道细菌也可以消化左旋多巴。2019年,一项发。表于《科;学》的研究表:明,卡比多巴对这些细菌“完全无效”。当然,这些破坏性细菌的数量因人而异。论文通讯作者、哈佛大学化学教授艾米丽·巴尔斯库斯(Emily Balskus)表示 :这也解释了同样都在服用左旋多巴,为什么有些患者的,获益更小。

细菌还可以破坏经典的心脏类药物 :地高辛。医生在很久之前就发现,大约10%的患者无法从这种药中获益,原因是大量药物(有时甚至超过一半)都会因为一种特殊的肠道细菌而失活,这种细菌的名字叫作迟缓埃格特菌(Eggerthella lenta)。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微生物学家彼得·特恩伯(Peter Turnbaugh)的最新研究表明,在迟缓埃格特菌中,只有特定几个菌株有这种能力。

此外,体内微生物也会帮、助我们。柳氮:磺胺吡啶是一种广泛用于类风湿性关节炎、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”炎的药物。但是,如果缺乏肠”道细菌,人体就无法将药物代谢成。活性形式。对于多种磺胺”类口服抗生素“而言,也存在同样的情况。

另外,为人熟知的二甲双、胍也与肠道细菌有关,这是一种用于治疗Ⅱ型糖尿病的一线药物。近期的研究表:明,二甲双胍可以改变肠道细菌的组成,而这种改变会让二甲双胍变得更有效。巴尔斯库斯表示,具体机制仍然是个谜。

在这个新,兴领域,最令人兴奋的工作要,属伊立替康,这是一种用于治疗晚期结肠癌和胰腺癌的药物,一般与其他药物组合使用。伊立替康可以杀死肿瘤细胞,但会激起严重的腹!泻和肠道损伤。因此,很多患者无法忍受足以治疗癌症的剂量——这种现象叫作剂量限制性毒性。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化学家马修·雷丁博(Matthew Redinbo)正在研究这种现象。为此,他追踪了很多肠杆菌科的细菌(,这一科的成员包括沙门氏菌和大肠杆菌)。

伊立替康一般通过静脉给药,随血液循环到达肿瘤。随后,它会在肝脏中被加入一种单糖,以无害的方式向体外排出。不幸的是,细菌热爱“糖类,在排出;体外的过!程中,胃肠道细菌会将伊立替康身上的糖吸“收掉,使毒性药物重新、活化,进而“撕碎胃”肠道”。

雷丁博开发了一种可以阻止细菌吃掉糖!的小分子,从而让药物能够无害地通过肠道。在动物!试验中,这种小分子成功避免了它的胃肠道毒性。雷丁博希望可以在化疗患者中试验这种机制。Symberix是他和同事联合创立的一家公司,这家公司还在开发另一”种药物。

我们知道,常见的止痛药(非甾体抗炎药,如布洛芬和萘普生)可能会导致肠道不适和溃疡,这种现象同样是由那些喜欢糖类的细菌造成的。他们希望通过研发的药物预防、这种现象。如果雷丁博和同事成功了,他们将开启一类药物的大门,这类药物能够精准修饰“细菌。

(撰文:克劳迪娅·沃利斯[Claudia Walli,s],系《科学美国人·精神“》前主编;翻译:贾明月)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贵阳电脑上门维护-贵阳电脑保洁服务-贵阳打印机维修-贵阳办公设备维修-贵阳耗材-贵阳IT外包官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bgsb/2020/0220/786.html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